如果给你一个世外桃源,你会来吗?

网文在线总有你想看的网文。

 

 

 

客栈位于岱庙东侧,也算是城市中心位置,却因一排只有四户人家,平时安静到不行。

每天都有麻雀飞到院墙上叽叽喳喳地叫着,从早到晚,不细想还以为自己身在郊外。

早上七点准时起床,开门,瞅一眼院里池子中的小鱼们,再看看几盆花草状况,浇浇水。

没有客人的时候,这里安静的像是一个无人问津的小公园。

很舒服,却要能耐得住孤寂。

前几日,学弟来玩,跟我说,这个不能只做情怀。

我是在做情怀吗?

好像是,又好像不是。

我是想给自己造一个世外桃源出来,成立自己的小世界。

有人来休息,有人来做客。

你来,我欢迎;你走,我不留。反正人生就是你我相伴的一段旅程。

我想把一个地方做成我喜欢的样子,然后与有缘的人相遇,一起喝杯茶,聊聊天,分享你我的人生。

当然,如果盈利更好。文人嘛,谈钱太俗。自嘲。

慢慢我发现,假如真的有这样一个世外桃源,你来吗?

没有人生的起起伏伏,没有灯红酒绿的奢靡享受,仅有一壶茶、一碗羹。

没有尔虞我诈与勾心斗角,没有意气风发与昂扬斗志,仅有一双手、一颗心。

有多少人能受得了这样的沉寂,又有多少人能忍得住这样的清贫。

这个社会不是没有世外桃源,只是人心里没有了那一方净土。

不得不说,快速发展的经济、社会带给人们太多诱惑,人们太想拥有更多、更好的事物。

返璞归真,并不见得一定是好事。

假如都去了世外桃源,那谁来搞发展呢?当然,这都是后话,可以另题再议。

但从目前民宿发展的势头来看,这是一个好的商机,现在开始做不算晚,但再不做就晚了。

近两年,人们对民宿的热情源自社会快节奏给予的压迫感。

被城市压得喘不过气,非得到乡村去呼吸下无污染的新鲜空气,类似于丽江、大理的功效。

在丽江、大理等地被大家玩腻、商业化过于严重之后,人们需要新的地方来排解,于是,乡村间的民宿应运而生。

来民宿的这些人终究还是要回去的。

他们需要世外桃源,但只是一时,就像马跑累了还需要个驿站来休息一下。

这股热潮能持续多久我不知道,或许五年,或许十年,事情变化的速度总让我措手不及。

不过,我的世外桃源好就好在,它位于泰山山下。

自秦朝封禅以来,千百年独享皇宠,定位还是客栈,并不仅仅是避世的小天地,当然,后期有机会和能力之时还是要建的。都是另话。

反正,我给自己建了一个世外桃源,我来了,并不算走。

高速公路蜿蜒起伏,翻过一段轻轻的时节,翻过鲜花春草的山脉,翻过湿漉漉的诗情画意。

软软的雰霏舔湿了车窗,旋律很细,很细,一丝一缕都是心灵的演绎,千年的情感缠绵回环。车轮行进在太平洋岸畔的深山荒野,驰过曾经的荆柴茅菲。想起当初,一场清凉的雨水中,跃起天下最美的愿望,精心把现代地球与古老编进了同一个程序。
我自信我能顺利地过关:我当过七年民办教师,在七七年恢复高考中胜出,上了三年师范学校,在海中的毕业实践课中,老师还给我一个“优”字!但我必须认真加小心,因为这是我在文中最关键的一节课,成败与否全在一节课上。自开学以来,我就认真地钻研教材,分析教法,编写教案,认真上好每一节课,但我不知道邹校长哪一天会来听我的课。

真是人算不如天算,第四周的一天,我的脚步才踏上讲台,邹校长也跟着进了教室,后面还有教导主任、教研组长等一帮人,他一声招呼也不打就来听我的课了。

我的神经一下子紧张了起来,因为这是邹校长第一次听我的课,放在谁的身上都是这样。但我极力稳定自己的情绪:管他呢,他听他的,我上我的。我很快地进入了常态,非常自然地发挥自己的优势,从板书到教材的分析,都达到了完美的境界。学生们也非常地配合,积极回答我的提问,课堂气氛热烈有序。下课钟一打响,我这一节课的教学任务也就圆满地完成了。

下课后,邹校长一声不吭地就走了,其他人也没对我说什么。

我纳闷了:按常规,教师上公开课,课后必须有个说法,也即评课。可是这一次,他们既没有公开讲评,领导也没有给我一个表态,好象他们没有听我的课似的。

发表评论

相关文章